拉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拉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专家中美两国应努力寻找更多油气资源-【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7:15:17 阅读: 来源:拉床厂家

专家:中美两国应努力寻找更多油气资源

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的最新数据,去年西得克萨斯州轻质原油(WTI)平均价格为94美元/桶,而布伦特(Brent)平均价格却为112美元/桶,美国和欧洲的原油价差仍处于历史高位。

页岩油气对美国和全球能源市场的影响继续发酵。未来两年国际石油市场的整体态势将如何?国际油价是会恢复到金融危机前的增长态势,还是会随着供需面的宽松而进入平稳甚至下滑期?

《第一财经日报》就此采访了美国兰德公司高级研究员詹姆斯·鲍尔蒂什(James Bartis)。鲍尔蒂什在能源安全的政策研究和技术评估领域有25年的经验,他对未来几年国际油气供应形势整体看好,认为国际油价将不会上涨而是下跌。

此外,他认为中国应从美国“页岩气革命”中学习如何发现更多的油气资源,中美两国作为能源消费大国,在降低油价、增加供应、维护通道安全方面具有诸多共同利益。

第一财经日报:页岩气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美国的能源结构和全球能源格局,您如何看待当前美国的油气供应形势?环保因素是否会影响到美国页岩气发展的可持续性?

鲍尔蒂什:美国国内目前的石油和天然气供应情况良好,而且美国未来对中东的依赖性会下降。美国目前仍从中东进口石油的原因是一些中东国家出口到美国的油价相对较低,但这并不是美国要求他们做的。

环境方面的负面影响会降低页岩气的发展,但绝不会阻止页岩气发展。所有环境方面的影响都受到联邦环境保护署(下称“环保署”)和州一级环保署控制。州一级的环保署非常强硬。页岩气是非常新的事物,发展很快,现在联邦和州一级的环保署对页岩气的监管都比以前要更加严格。目前页岩气方面的监管政策比以往更多、更好,这些监管措施会放慢页岩气增长的步伐,但绝不会阻止页岩气发展。

从事页岩气开发的大型能源公司其实在环保方面做得更好,因为它们担心做得不好将损害自己声誉。目前页岩气的技术正在应用于页岩油,二者的开采技术较为相似。当油价为60美元/桶时,美国许多页岩油田都能实现经济开采。

日报:那么美国的“页岩气革命”对中国有没有什么启示?中国从中可以学到些什么?

鲍尔蒂什:中国从美国“页岩气革命”中所得到的启示,应该是努力发现更多的油气资源,增加全球油气供应。中国和美国应该共同维护能源安全。中国也在实现能源进口多元化,例如建设了中土天然气管道,中哈石油管道,现在还在建设中缅石油管道,试图绕过马六甲海峡,但这种管道的建设成本是非常高的。

我从没听说过谁不让中国使用马六甲海峡,如果谁阻止中国使用马六甲海峡,那对中国而言将是一个非常严重的威胁。每个国家都有权使用马六甲海峡。石油消费国在维持马六甲海峡开放方面拥有共同利益。我们相互之间有贸易。中美之间应该在军事和海运方面有更多的合作。

日报:美国是否会因为对中东石油依赖的下降而撤出中东?如何看待未来中东石油供应的风险?

鲍尔蒂什:美国不会因为从中东进口的石油减少而撤出中东,但美国认为包括中东地区的海运通道在内的所有国际海运通道必须开放,这是美国的原则。美国在中东地区仍有利益。

以前维护国际通道和运输安全主要是美国海军的职责,现在空军也要发挥更大的作用,例如在通往亚洲的海运航线上。美国和中国、日本、印度等亚洲石油进口大国在维护通往亚洲的石油运输通道安全方面,例如打击海盗上拥有共同利益,应该展开合作。

随着中国、印度和韩国等国海军实力的壮大,美国是时候考虑将维护亚洲海运航线安全由美国海军主导的格局转变为更加具有合作性。美国并不会威胁中国的石油安全,如果美国对中国进行石油禁运,或者切断中国的海外石油供应,那么中美之间必然会发生一场战争,这对美国来说没有益处。美国和中国在维护中东地区稳定和促使油价下降等方面具有共同利益。

日报:那么目前威胁亚洲石油运输安全的因素有哪些?

鲍尔蒂什:在能源供应安全方面,海上运输通道是最脆弱的部分。因为波斯湾出口的石油,有75%是通过海运来实现的。大概12.5%的石油出口到美国,大约12.5%的石油出口到欧洲,大部分出口到亚洲。

目前威胁亚洲海运航线安全的因素主要有三方面,一是自然灾害和海盗。打击海盗也成为马六甲沿岸国家共同面临的问题。美国并没有切断中东石油出口流向的意愿。二是“无赖国家”的威胁。

三是国家间冲突,例如中印之间的冲突,长期而言,这也是我们最担心的一种威胁。过去15年中国和周边国家都签署了协议,保证了边境安全,唯有中印之间没有签订,所以未来中印之间有可能再次发生边境冲突。

面对这些威胁,所有的国家都应该进行合作。亚洲国家在维护中东海运通道安全上应发挥更大的作用。美国、中国和印度的海军应该一起合作。邻国之间只有通过合作才能增进相互之间的关系,并能更好地理解大家共同面对的挑战实际上有多么的严重。所以我们应进行多边合作——中国、日本和美国之间进行合作。

日报:去年美国和欧盟对伊朗实行了严厉的制裁措施,致使中国从伊朗进口的石油量也大幅下降,未来这一制裁措施是否会继续影响中国的石油进口?

鲍尔蒂什:的确,多数石油供应中断都是由地缘政治冲突引起的。例如,在美国对伊拉克进行的军事打击,伊拉克石油产量急剧下降,使得全球油价都上升。现在,伊朗因为想发展核武器而受到西方国家制裁。伊朗算是国际石油市场上受政治影响较大的一个石油供应国,但其石油产量还不是很大。

没有哪个国家能够阻止另外一个国家获得石油。美国或印度能够阻止前往中国的油轮吗?美国等国家其实意识到,如果这样做的话将会产生非常严重的负面后果。因为石油对中国而言非常重要,如果美国切断了中国的石油供应渠道,那就意味着和中国之间将发生一场战争。

切断中国石油(601857,股吧)供应渠道是最坏的一个选择,将导致两败俱伤,因此不到万不得已,美国是不会采用这一政策的。当年二战时期,日本也正是担心石油供应被切断,所以对美国发起了攻击。

日报:那么您如何看待中美两国在能源安全方面的合作空间?

鲍尔蒂什:何为能源安全?能源安全包括三方面:一是经济方面,例如油价上升时导致大量财富转移到产油国;二是供应方面,包括战时和和平时期的可靠供应,当然还有地缘政治方面的因素;三是环境方面,例如气候变化。

能源安全又分为两种情况,一是石油消费国的能源安全,二是产油国的能源安全。石油财富才是最关键的问题。对中东产油国来说,石油交易意味着美国、中国等石油消费国的财富转移到他们国家。所以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油价太高,我们为石油支付的太多了。欧佩克使油价保持在高位。

对所有石油消费国来说,例如美国、中国、日本,在促使油价下降方面拥有共同的利益。我们该怎么做?怎样使油价下降?那就是寻找更多的石油,削弱欧佩克的力量。供应渠道多元化是(维护能源安全)最好的方式。

因此中国正在从其他国家寻找新的石油,美国也是如此,这对全球石油市场来说是好事。中美两国也都能从中受益。美国找到的石油越多,中国受益也会越多,反之亦是如此。只有增加石油供给,才能降低油价。所以,对于能源安全来说,增加供应是首要关注的事情。对全球石油贸易来说,用什么货币交易并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如何使油价降下来。

日报:过去几十年国际油价几经大幅起落,但进入21世纪以来,国际油价直线上涨,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2011年国际平均油价达到 110美元/桶,您认为未来国际油价是否会维持在这个高位,或者还会继续上涨?

鲍尔蒂什:我不认为未来油价将维持高位。当上世纪70年代阿拉伯国家对西方实行石油禁运和伊朗爆发革命时,大家开始节能。当油价高企时,大家都在拼命找油,与此同时,能源消费端的效率也在上升。所以上世纪70年代和1986年油价大跌,1998年油价才10美元/桶左右。这期间,油价仅为20美元/桶左右,非常低,石油重镇休斯敦的许多石油公司都开始裁员。

但当油价太便宜时,美国的石油消费量又开始攀升。此外,中国、韩国等石油消费在增长。但这时没有人对石油勘探进行投资,油价低时没人愿意对石油勘探进行投资。在2005年和2006年时,油价开始回升,石油公司才开始愿意进行投资,包括美国的公司在内。2008年爆发金融危机,油价开始下跌。

当然2007年前石油价格大幅上涨有投机的因素。许多人囤油,石油市场人心惶惶,大家都担心未来无油可用。但其实现在我们并不缺油,如果伊朗问题得到解决,石油市场的供应将会变得更加充分,伊拉克也是如此。伊拉克生产潜力比美国还要大,以前产量曾达到800万桶/天,但现在只有300万桶/天。他们可以轻松增产,甚至超过沙特,但需要资金。

欧佩克这个组织其实非常脆弱,产油国需要资金来支撑本国经济发展。所以未来将有更多的石油投产,对我而言,问题是未来油价将会多低,是缓慢下降,还是急剧下降。许多人担心油价会上升,但我并不这么认为。如果国际局势能保持稳定,油价即使降到60美元/桶我也不会感到惊奇。

手游加速

轻蜂加速器,有效减少海淘网站卡顿

轻蜂加速器

Windows加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