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拉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你弹吉他我念北岛

发布时间:2020-07-13 16:42:36 阅读: 来源:拉床厂家

小时候,最喜欢去舅舅家过暑假。

舅舅家在城郊,紧挨着本市唯一一座小山。他家不远处是本市最大的水库,夏天的傍晚,水库边尽是穿着自制救生衣的游泳初学者。

我和表妹总湿漉漉地从水里爬出来,再一路小跑回家吃晚饭。天一黑,我们便搬出凉床、躺椅在小院里纳凉。在此之前,舅舅要用水将地冲洗一遍,水渍慢慢淡下去,暑气也消了。

西瓜在后院的井里冰镇,人躺在凉床上,翻个身就能听见咯吱声。

天如幕布,压在胸前,星星闪耀着,我觉得没有比这更美的,舅舅却说,哪里,小时候,我在寿县老家,空气比这儿好,星星也比这儿大又亮。

舅舅生性促狭,一次,吃完西瓜,他把半个西瓜皮用小刀挖出上二下一三个洞。他将西瓜皮倒立在门外的水泥球桌上,我们不解,但很快就解了。有路人经过发出尖叫,我们跑出去,只见那人瑟瑟发抖。原来,在昏黄路灯下,挖了洞的西瓜皮很像人的脑袋。

那时,正热播电视剧《倚天屠龙记》,我们把电视搬到院子里。《刀剑如梦》的乐曲一响,我和表妹就停止一切纷争,歪在凉床上做花痴状。

纪晓芙从了,纪晓芙哭了,纪晓芙死了

杨逍把树叶当笛子吹的刹那,我们哭得稀里哗啦,相约日后一定要嫁个大魔头。

四周花草繁茂,蚊虫难免肆虐,点了蚊香也不管用,我们总拿着扇子拍拍打打。张无忌在光明顶大战六大门派时,我的肩膀一麻,接着,肿痒难忍。我招呼表妹细看,她指着那几个被马蜂蜇的红点道:殷素素!你这是中了梅花镖啊!

一日,舅舅的故交来访,舅舅以本城最著名的小龙虾相待。

啤酒开了一瓶又一瓶,舅舅和故交回忆在兰州读书时的场景

在黄河边打牌,把啤酒放在篮子里,篮子浸在黄河水里,过一会儿拎出来又冰又爽!

大学最后一夜,铺一张草席在操场,你弹吉他,我念北岛。

就是这样的夏天,就是这样的夜晚,舅舅和故交感慨万千。他们提到一个叫李娜的人名时,舅妈正端着盘水煮毛豆走来,舅舅忙用眼神制止故交再谈下去。

夜凉如水,他们喝醉了回屋睡了,院子里只有我和表妹。我们小声回味着夏夜、黄河、操场,窃窃笑着李娜和舅舅慌乱的眼神,开始向往大学生活。

每晚我都在表妹的故事中入眠。

表妹有个文学梦,每天要写一小时的小说。她总和我讨论第二天情节如何发展,于是,她的主人公、那个不断谈着缠绵悱恻恋爱的某校校花总和着凉床的咯吱声出现在我的梦里。

想到这些时,正是盛夏,我在北京。

小区里纳凉的人好几拨,一拨在空旷处跳广场舞,一拨围成一圈拍着巴掌,高喊:超常能量!全身通畅!最有趣的是自发形成的竞走队伍,为首的随身带着播音设备,音乐声中,百十号人大步流星绕着小区一圈又一圈。

我刀划破长空,恩与怨懂也不懂《刀剑如梦》的歌声响,他们路过我身边。

我在散步,又像在舅舅家的小院里。

表妹在兰州,她后来成了舅舅的校友。学中文的她,没成为作家,留在当地做了老师。

不知她有没有在夏夜去黄河边纳凉、打牌、喝酒?

进来睡吧!小心着凉!一瞬间,我有些迷糊,仿佛舅妈又来催我们了。

慈溪工作服设计

合肥定制西装

当阳制作工作服

齐齐哈尔订制职业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