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拉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停不下来的中国产能过剩中国钢材涌入全球铝压铸

发布时间:2020-10-18 21:30:15 阅读: 来源:拉床厂家

不管是“双降”还是霜降都刚刚过去,北方部分城市也已经开始下雪,对于钢铁行业的人来讲,这个即将到来的冬天比去年更冷,甚至很多人已经忘记了“暖冬”的滋味了。

中国过剩钢材去哪儿了?

中国产钢材大量流向亚洲。中国仅2014年就生产了8亿2千万吨粗钢,超出本国国内需求1亿吨。其中,向泰国和印度尼西亚等东盟(ASEAN)主要5国以及印度出口了接近2500万吨,是5年前的5倍。受廉价钢材涌入影响,泰国大型钢铁企业陷入破产。印度的塔塔钢铁也被迫裁员。亚洲钢铁产业的生存竞争愈演愈烈。

亚洲钢铁面临淘汰大潮

“据说一家工厂已停止采购原料铁屑”,在越南胡志明市郊外的钢铁厂商集中的PhuMy工业区,2015年夏季起,称将启动生产调整的传言四处飞散。

因为看好越南基础设施投资将会加速,当地厂商、日本的共英制钢以及韩国浦项制铁一直在该工业区推进增产投资。但由于建材用钢管和线材产品方面,廉价的中国产品大量流入,很多工厂为开工率低下而苦恼。据国际钢铁统计局(ISSB)统计,2014年中国对越南的钢材出口为660万吨。与2009年相比增至近5倍。

中国钢铁行业的“罪”与“罚”

菲律宾方面,中国产钢材更是以超过越南的速度流入。2014年为477万吨,达到2009年的11倍。

中国大陆产钢材的流入还使台湾钢铁钢材受到冲击。台湾对菲律宾的钢材出口量在最近5年减少了40%。廉价中国大陆产钢材将台湾产钢材挤出了市场。

10月1日,由日本钢铁企业JFE钢铁以及伊藤忠丸红钢铁出资的泰国钢铁企业SahaviriyaSteelIndustries(SSI)申请破产保护。其生产钢材中间材料的英国子公司受发源于中国的“钢材通货紧缩”导致的行情恶化影响,于9月19日停产,经营陷入困境。

印度最大的民营钢铁厂商塔塔钢铁也将募集自愿离职人员。印度的《劳动法》严格限制解雇员工,不过该公司负责人事工作的副总裁Tripathi表示“今后几年将通过提前退休制度来降低劳动成本”。

各国政府也在为保护本国企业而采取行动。泰国和马来西亚2015年以中国产钢材为对象启动反倾销调查。年底东盟经济共同体(AEC)将启动,在地区内大部分产品的关税将降低,不过钢铁产品例外。各国被认为将继续采取防止过度进口的保护举措。

面对动摇自由贸易框架的中国产钢材,日本和韩国的钢铁企业不得不推进本地化生产。韩国浦项制铁从2013年开始,先是在印尼投产了年产能为300万吨的高炉,此外还在越南与台湾塑胶工业以及日本的JFE钢铁联手建设年产能为700万吨的高炉。

竞争看不到尽头

不过,即使启动本地化生产,只要中国钢材厂商的产能持续大幅高于中国国内需求,钢铁行情就难以恢复。9月中旬,宝钢集团在广东省南部的湛江市投产了年产能达1千万吨的大型钢铁厂。当前面向家电及电子、汽车工厂集中的广东省供货,不过湛江与越南距离很近。日本的钢铁业界相关人士担心的表示,“早晚将成为对东盟的出口基地”。

在泰国,新日铁住金与澳大利亚钢铁企业博思格钢铁(BlueScopeSteel)的合资建材用钢板工厂从9月份开始生产新日铁住金品牌的高级钢板。该合资公司的社长表示,“将从白铁皮转为采取防锈处理的电镀钢板,在泰国的建材领域将推进产品向高级钢材转移”,表示将通过高级钢材来避免与中国产钢材竞争。

在盈利状况恶化进而被淘汰之前该如何突出与中国产钢材的差异化?在无法切实感受到亚洲市场增长的背景下,各钢铁企业之间看不到尽头的竞争仍将持续下去。

中国“钢铁泡沫”的结局

中国的钢铁产能持续过剩,出口量正迅猛增长。1~10月的出口量已经超过了去年全年,几乎逼近全球第二大粗钢生产国日本的整体产量。为了在国内外避税,中国企业扩大了所谓“高档钢”的出口量,而亚洲各国则通过限制进口等加以应对。在中国经济减速的背景下,“钢铁泡沫”的结局是导致保护主义抬头。

对不上的中日统计数据

“到底哪一个才是真的?”对不上的中日双方的通关数据令日本钢铁联盟的负责人十分苦恼。比如被加工成薄钢板等的热轧线圈。中国的统计数据显示,从2年前开始被视为“高档钢”的合金的出口量迅速增长,去年占对日钢铁总出口量的99%。相反,日本的统计数据则显示仅占5%,其余均为普通钢材。

日本一家贸易公司表示“和过去一样从中国采购普通钢材”。为什么在中国却被申报成合金呢?日本一家商社的负责人表示:“可能是因为向钢材中加入了微量的硼”。

其中的缘由要从2010年7月说起。当时中国取消了普通钢材的出口返税政策,不再返还对普通钢材征收的增值税。其目的是促进合金等高附加值产品的出口。结果造成的是名不符实的“高档钢”的大量增加。由于钢材中只要含有0.0008%的硼就可以被认定为合金,因此中国各钢铁企业开始向本来没必要添加硼的钢材中加入硼。认识到事态严重性的中国政府从2013年开始调查详细的出口量,发现硼钢已占到钢材主要品目出口量的80~90%。

专门从事钢铁贸易的日本美达王指出,占价格9~13%的返税额“很可能成为(中国钢铁企业)实施降价的资金”。另外,大部分亚洲国家都对合金征收较低的进口关税。马来西亚对普通钢材热轧钢板征收20%的关税,对合金则免税。这样算来,中国钢材企业在进行出口时就能将钢材价格比原来压低30%。

中国的钢铁业正面临困境,且情况越来越面临“失控”。在粗钢年产量约为8亿吨的中国,过剩产能高达3亿吨,相当于日本粗钢产量的3倍左右。随着全球需求的放缓,上海产的热轧线圈的价格2年时间下降了20%,降至每吨3000元。

除了宝山钢铁等部分大型钢铁企业外,中国大部分钢铁厂商都持续亏损。日本从事建筑及建材的阪和兴业表示:“为了获得周转资金,(中国钢铁企业的)抛售出现增多”。中国的钢铁出口量1~10月达7389万吨,和上年同期相比大幅增长了42%。创历史新高。

廉价的中国钢材对亚洲的钢铁产业构成挤压。韩国7月对中国钢筋启动了反倾销调查。由于中国钢材的大量流入,韩国钢材反而被挤出本国并充斥亚洲。马来西亚也从8月开始针对中韩的钢筋开展反倾销调查。今年1~10月类似调查案件多达19起,其中有11起针对中国钢材。

亚洲各国纷纷出招

各国着眼实施紧急进口限制的调查也出现增多。1~10月为8起,高于去年全年的7起,为有统计数据的1999年以来最多的一次。由于该措施不针对具体某个出口国,所以也有可能波及日本的钢铁出口。

日本方面,来自中国的钢材进口量1~10月达到117万吨,猛增至上一年同期的2.4倍。日本相关厂商合同制铁的销售负责人无奈地表示:“生产螺丝和钉子的线材正被添加硼的中国钢材所取代”。新日铁住金的副社长樋口真哉也表示:“在日元贬值的情况,进口量竟然这么高,这太奇怪了”。包括进口量较大的韩国钢材在内,日本钢铁联盟已开始针对进口钢材启动监控措施。

今年9月,日本经济产业省和钢铁厂商的高管在北京与中国商务部官员进行了会面。日本方面质疑称:“硼钢的出口退税政策是否有悖中国出口政策的宗旨”。据称,对于日方的质疑,中方表示将调整相关制度,不过同时称,解决问题需要一定时间,呼吁日本给予理解。

韩国方面也对相关事态感到十分焦虑。“应共享消除不公平贸易的想法”,韩国最大的钢铁公司浦项制铁的专务吴仁焕10月在上海召开的论坛上,呼吁作为钢铁出口国的中日韩成立合作组织。

日本的钢铁业比中国更早地经历了高速增长。不过自1970年起的40年里,日本钢铁业的从业者从原本的55万人以上减少了一半。中国今后将在多大程度上着手可能伴随“阵痛”的结构改革?亚洲的钢铁行业可能迎来漫长的寒冬。

中国“钢铁通缩”袭来?

中国产钢材正在“渗入”全球。受经济减速和产能过剩影响,充斥在中国国内的钢材流向海外,1~10月的出口量超过此前创历史最高记录的2007年。中国国有钢铁巨头河北钢铁集团还开始与瑞士的钢铁巨头合作,正式开拓海外的销售渠道,中国的“钢铁通缩”也有可能向全世界扩大。

中国钢铁行业的“罪”与“罚”

据中国海关总署统计,中国今年1~10月的钢材出口量比上一年同期增长了42.2%,达到7389万吨。从单月数据来看,9月同比大增73.2%,增至852万吨,创历史新高。10月进一步增至855万吨。如果持续保持这一出口规模,今年全年的出口量很可能超过9千万吨。

长期以来中国一直采取奖励面向国内消费的钢材生产,抑制出口的政策。粗钢的出口比率为7%左右,远远低于日本的40%左右,不过今年有可能提高至10%左右。

一名业内人士认为,出口扩大的速度出现加快的原因是“国内钢材价格的下跌导致国内与海外的价格差出现扩大”。大智慧统计显示,中国的钢材综合价格指数以高于全球平均水平的速度下跌。全球钢材的平均出口价格每吨比国内的均价高1500元,因此中国企业正通过扩大出口以确保收益。

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调查,1~9月的出口对象方面,东盟(ASEAN)、韩国和中东3大出口地占整体出口量的54%。不过,该协会认为今年对欧盟(EU)、美国和台湾等地的出口量出现增长,同比增长率将超过60%。

中国企业已开始在海外寻求活路。河北钢铁与全球大型钢铁商社瑞士德高就向其子公司德高国际贸易出资51%达成共识。收购金额尚未公布,不过中国媒体报道称收购额为4亿美元。业界相关人士指出“德高每年将从河北钢铁收购400万吨钢材,然后在全球销售”,相当于日本出口量的10%。

国有钢铁巨头宝钢集团正在广东省湛江建立年产能达1千万吨的高炉,力争15年投产,武汉钢铁集团(湖北省)也计划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建设同等规模的高炉。宝钢将湛江定位为面向东南亚的出口基地,“已开始致力于在当地开拓客户”(宝钢相关人士)。

新日铁住金等日本企业主要生产汽车用钢板等高附加值产品,不会和中国钢铁厂商产生直接竞争,不过日本钢铁厂商的高管担忧:“廉价中国产品的流入很可能导致钢材价格的下跌压力出现增强”。

此外贸易摩擦的火种也将增多。美国商务部11月13日决定对中国线材征收反倾销税,认为中国线材从政府获得不正当补贴。8月欧盟针对中国产电磁钢板进行反倾销调查,各国正在加强对中国的警惕。

廉价钢材涌入日本

日本进口钢材价格下跌显著。韩国浦项制铁公司和台湾中钢公司等生产的钢材在日本市场具有一定影响力,正在以低价涌进。日本进口钢材容易受低迷的亚洲市场行情影响。此外,全球频发的贸易摩擦也使钢材过剩进一步加剧。

根据日本钢铁联盟的统计,估算主要钢材品种的平均进口单价后得知,热轧线圈的7月进口单价约为每吨5.3万日元(约合人民币2809.8元),同比下跌13%,用于建筑和土木工程的厚钢板下跌约10%。2015年夏季,中国引发的全球股市震荡加快了美元计价的钢材价格的下跌。因此,进入8月以后的日本进口钢材价格被认为将继续下跌。

遭受中国等的钢材出口攻势后,欧美相继启动反倾销调查。市场上担忧,过剩钢材将回流到日本等东南亚国家。大和证券分析师尾崎慎一郎表示:“中国引发的全球性钢材行情低迷很可能在中期内持续”。

进口钢材的价格下跌已波及到日本国内市场。日本的汽车用等钢材需求复苏缓慢,虽然钢材进口量正在减少,但有流通企业表示:“价格仍然非常低”。

全球难挡中国钢材涌入

中国产廉价钢材的出口增加对全球钢铁行业产生的影响正在不断扩大。各国将启动紧急进口限制等对抗措施,但正如一位泰国钢铁业内人士所说,“这只是杯水车薪”。

“行情非常严峻”,泰国最大钢企沙哈维里亚钢铁工业公司(SahaviriyaSteelIndustries)总裁维特·维里亚普拉帕基特(WitViriyaprapaikit)的担忧日益加深。泰国在2015年上半年从中国进口了11亿美元的钢铁产品,同比增长了12%。而整体的钢铁产品进口额却下降了10%。来自中国的进口增长非常突出。

面对迅速充斥市场的中国产钢材,各国的当地钢铁业开始陷入低迷。据泰国钢管制造者协会统计,泰国钢铁业的设备开工率还不到30%。印度塔塔钢铁公司决定停止英国基地的部分轧制作业。

美国钢铁企业的一座高炉已被迫关闭,并决定解雇1100人。

日本企业也难以置身事外。越南1~7月的钢铁进口额以中国产钢材为主,同比增长了15%。而日本JFE钢铁参与了台湾塑胶工业在越南一家钢厂的运营。新钢厂预计在2015年秋季投产,即将面对中国产廉价钢材这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各国通过反倾销和启动紧急进口限制等措施对抗中国产钢材,但效果十分有限。美国即将迎来2016年秋季大选,国内要求采取强硬措施的呼声也在加强,贸易摩擦或许将愈演愈烈。

停不下来的中国产能过剩

映入眼帘的是黑色苫布覆盖的高约3米的小山包。透过苫布的缝隙可以隐约看到闪着黑光的煤炭。5月下旬,在河北省唐山市的民营钢铁企业唐山市兴业工贸公司,钢铁原料被堆积如山。

兴业工贸成立于上世纪80年代。厂区内占地近50平米的高炉如今已是锈迹斑斑。该企业是2013年11月24日被河北省政府强制关停设备的钢铁企业之一。据当地媒体报道,仅在这一天,兴业工贸等河北省内8家企业的10座高炉被永久性停止运行。

难以削减的钢铁产能

中国的粗钢产量占到了世界市场的一半。而河北省的产量则占到中国的4分之1。在唐山,不仅拥有世界第3大钢铁企业河北钢铁集团旗下的唐山钢铁总部,而且类似于兴业工贸的民营钢铁企业也比比皆是。唐山市去年的粗钢产量超过8000万吨,接近整个河北省产量的一半。也因此被认为是加剧首都北京大气污染的源头之一而广受批评。

河北省政府提出了在2017年之前,淘汰年产能达6000万吨的过剩设备,重组小规模钢铁厂的整治方针。据报道,今年2月,唐山和秦皇岛等5个地区关停了15家企业的16座高炉。或许是由此产生的效果,今年1~3月河北省粗钢产量降至5021.1万吨,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4.6%,在产量上减少了244万吨。

河北省之所以积极削减过剩产能,是因为中国国务院于2013年10月针对钢铁、水泥、电解铝、平板玻璃和船舶这5个严重产能过剩行业发出了指导意见。指导意见要求坚决遏制产能盲目扩张,坚持尊重市场规律,同时促进淘汰和重组。各地方政府正在根据意见加以应对。

此前一直优待当地国有钢铁企业的地方政府也出现了“政策转向”的苗头。以内陆地区的重庆市为例,当地的代表性重工业企业重庆钢铁2012年获得的政府补贴是2亿元,但2013年则被压缩至了393万元。市场也有对地方政府此举表示期待的声音,有外资系分析师认为,“看来这次地方政府是要动真的了”。

但是,即使地方政府采取一些措施,在世界最大钢铁生产国所能得到的效果也似乎微乎其微。在中国,江苏省的粗钢产量仅次于河北。江苏省今年1~3月的粗钢产量为2362万吨,相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1%,换算为产量为234.3万吨。也就是说,江苏省增加的产能正好抵消了河北省所减少的量。

严冬已经到来?

今年4月,中国的日均粗钢产量约为230万吨,创出了历史新高。即使与去年底相比,增长也达到了14%。英国大型咨询机构安永会计师事务所(Ernst&YoungPLL)的迈克·埃利奥特(MikeElliott)认为“中国的钢材需求增速今年在3%左右”。中国企业的增产速度远远超过这种需求预期。钢材市场正在面临历史性的价格下跌。

上海市郊外的钢材市场“松江钢材城”。一度被认为是云集了2000家钢铁贸易公司的上海最大的钢材市场,如今已经门可罗雀,关门大吉的公司也不在少数。“从去年起生意就很糟糕”,记者走访了一家正在营业的门店,看管店面的一位男子不耐烦地回答。

严冬已经到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刘振江日益感到受到了危机。该协会发布的中国钢材价格指数目前已经跌返20年前的水平。1~3月重点钢铁企业约80家的税前损益合计金额出现了23亿2900万元的亏损。

对中国引发的钢材市场的行情低迷。其它国家的竞争企业也发出了抱怨的声音。

“虽然中国经济增长正在放缓,但中国企业在这个时候还在增加产量”,韩国大型钢铁企业浦项制铁公司燃料室室长毫不掩饰的对此感到的不快。由于韩元升值,韩国企业在高附加值产品领域与日本企业的竞争加剧。而在通用品领域,由于中国企业的增产攻势,浦项也受到价格下跌的困扰。“被夹在日本企业和中国企业之间,有可能丧失竞争力”,韩国钢铁行业对这种“三明治现象”的担忧在加强。

与此同时,2013财年(截至2014年3月)出现2427亿日元最终亏损的世界第2大钢铁企业——日本新日铁住金也并非高枕无忧。在作为大本营的日本市场,新日铁住金借助日元贬值的东风,实现了汽车用钢板领域的增长,而(日本地震灾区等)重建需求也将支撑建筑和土木工程的钢铁需求。但是,如果将目光转向国际市场,则是“中国的增产延缓了行情复苏的时间”。对这一状况,该公司社长进藤孝生也很苦恼。

中国企业的增产意愿仍然旺盛。据中国钢铁相关网站“中联钢网”统计,2014年中国将有24座新增高炉投入运行。年设计产能为3500万吨。虽然与2013年新增加的7000万吨相比减少了约一半,但在行情低迷的情况下,产能仍将持续被增强。

也许不仅仅是钢铁

“或许会重蹈钢铁业的覆辙”,其它行业也开始对此担忧。平板玻璃是中国政府认定的五大严重产能过剩行业之一。据中国的证券公司国泰君安证券统计,中国全境已有290条平板玻璃生产线,今年预计还将新增42条。

平板玻璃也和钢材一样受供给过剩影响价格出现下滑。由于中国房地产行情萎靡不振,当前库存正快速膨胀。在此背景下,中国企业开始通过出口来谋求生机。中国的统计数据显示,4月平板玻璃的出口量为1758万平方米,同比增长了11.4%,出口额增至了1亿3165万美元,是上年同期的2.4倍。主要出口地为东南亚国家,隔热性能优良的高性能建筑玻璃似乎实现了出口增加。

对此,日本企业已坐卧不宁。日本平板玻璃厂商高管忧虑的表示“难免要在处于领先优势的市场展开竞争”。日本平板玻璃企业在泰国等地拥有生产基地,在东南亚处于领先优势。然而,价格便宜10~20%左右的中国产平板玻璃已开始大举涌入该市场。

即使业绩恶化也要增产的背后

中国的产能过剩正在动摇全世界。为何中国企业一定要增产到导致业绩恶化的程度呢?

原因在于中国难以动摇的“增长神话”。推进城市化战略的中国持续在地方城市进行基础设施投资。国有钢铁企业宝钢集团的总经理何文波认为到2018~2020年中国的钢材消费量将持续增长。在需求增长的背景下,中国企业极少有减产的想法。

此外,地方政府官员的“GDP至上主义”根深蒂固。改革开放35年多以来,中国一贯最优先经济增长。通过出售土地使用权来吸引企业入驻,从而创造就业和税收。地方官员一直靠追求这种发展模式获得政绩。

位于江苏省常州市郊外的民营钢铁企业“东方特钢”的烟囱冒着滚滚浓烟。东方特钢的土地和设备本归“铁本钢铁”所有。铁本钢铁就是因2004年取得了增产用的工业用地,激怒了时任总理温家宝的民营钢企。温家宝为此做出指示,要求严厉查处相关责任人。但是虽然铁本后来破产,但是其年产能达130万吨的生产设备却被保留了下来,于2009年被东方特钢接管。虽曾经遭到过时任总理的严厉批评,但事后这些设备还是被照常的运行着。过剩设备问题的根源在于不希望丧失生产能力的地方保护主义,因为这些生产能力可以创造就业和税收。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的郁义鸿教授指出,不管中央怎么强调不得一味重视GDP,提倡重视节能和环保,但实际贯彻到一线却绝非易事。

中国的现实

今年5月,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走访了相关报道中提到的今年2月被关停2座高炉的河北省秦皇岛市的民营钢铁厂。在这里看到的是加满了原料碳的高炉。门卫坦然地说:“(高炉)周末也不休息”。然而,该钢铁厂的员工却要强行删去我们拍摄的照片,这些举动不禁令人怀疑该钢铁厂是在“违法作业”。

文章开始提到的唐山兴业工贸也有可疑之处。周围的居民表示“(公司)几年前就倒闭了”。布满了灰尘的门卫亭散落着报纸,显示的日期是2011年4月29日。兴业工贸可能在三年前就已经陷于停产。

地方政府对违法作业视而不见,而对外却对宣布淘汰早已停产的设备。此举对化解眼下的供给过剩不会有任何裨益。

一方面,中央施加给地方政府的压力确乎是增强了。沿海地区的地方政府相关人士发牢骚称,现在的形势是不得不遵照上面(中央政府)的指示办事。其原因在于2012年秋季上台的新一届领导层持续开展的反腐败运动。据称,地方政府官员担心即使是过分保护本地企业也可能被视为渎职。

只要中央加强监管,所谓淘汰设备的表面工作就会减少吗?从这点上反映的或许是不进行集权管理就无法掌控全局的中国的现实……

抽沙机软管

线路板回收公司

圆木推台锯